联合国秘书长:新冠疫情是联合国成立以来的最大考验


“2018年年初父亲在协和医院住院,化疗第一阶段发生感染,导致病情恶化严重,当时在协和住了两三个月,在那之后就开始肾衰竭了,每周需要做三次透析。”王先生介绍。

3月27日,武汉市硚口区卫健局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因为王忠隔离期未满,现在转院一是不合规,二是专科医院也不敢接收,“像这种情况也存在,有些患者原发性基础病就比较严重,但因为得了新冠肺炎,救治会更加困难。”

患者在协和医院核酸检测、抗体检测阴性

3月14日上午,王先生带父亲到湖北省中山医院做完透析后,又送父亲到武汉市肺科医院住院。3月16日,武汉肺科医院通知排除王忠新冠疑似人员可能,并于3月17日出院。

记者注意到,在国家卫健委在2月5日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将“疑似病例具有肺炎影像学特征者”作为湖北省临床诊断病例标准,这提示湖北地区新型冠状病毒诊断不再依赖核酸检测结果。此前推荐CT影像作为首选诊断方法而引发关注的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医学影像科副主任张笑春教授当时曾表示,“病毒核酸检测是最终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无创诊断的金标准,然而检测结果‘CT阳性、核酸阴性’的结果,可能影响临床排查。”

排除新冠疑似后仍需隔离14天

3月27日上午,武汉市新冠疫情防控指挥部医疗救治组工作人员回电称,因为多发性骨髓瘤属于肿瘤,做治疗也只能是化疗,因为病人本身有肾功能衰竭,这种情况下做化疗也很难有良好的效果,“建议家属先带着病历去专科医院如协和、同济问诊,看专家有没有方案可以治疗,如果病情没有治疗的条件和指征,再着急也没有用”。

“所以说千万不能生病,一生病进医院先要做新冠肺炎全套检查,一查上千块。”电话中,该工作人员嘱咐红星新闻记者保重身体。

“对国防部来说,今天是个悲伤的日子,因为我们第一名现役军人被新冠病毒夺去了生命。”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在声明中说,“这是我们军队的巨大损失,我们向他的家人、朋友、同事以及整个国民警卫队表示哀悼。这一消息强化了我们与跨部门合作伙伴加强合作、以阻止新冠病毒的决心。”资料图,武汉肺科医院。3月16日,该医院通知排除王忠新冠疑似人员可能,图据新华社

“在肺科医院检查各项检测结果正常,CT显示他肺上可能确实有阴影,但是不典型,就是不像是新冠肺炎,”王先生回忆,“肺科医院的医生说不明白我为什么带他去,我说协和医院把他报上去说是疑似。”